【楼诚衍生/荣霖】青衫湿(南京夜幕)

(二)真正的心意

许一霖没有像从前那样畏畏缩缩,大方地推开房门走了出来。“荣大哥怎么还不睡?”他看向靠在沙发背上的女人,“这位是......?”

荣石突然反应过来,慌忙后退几步离那女人远了几步,他面上带着被捉了奸似的尴尬。“一霖你听我说......”他回头看了看那女人瞬间白了的脸,“他们突然闯进来,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荣石边说边向许一霖身边挪,小心翼翼地。

许一霖脸色变了变,手紧紧的攥起来指节泛白。“我,”他使劲抿了抿嘴,“就知道,你,你就是心血来潮。你还是喜欢那种,那种合乎正常男人心意的。我不过就是一个随意玩弄的对象罢了。”许一霖说着就要向门外冲,一群愣在原地的日本人只端着枪,完全没有上去拦住的意思。

“一霖!一霖!你听我解释!”荣石在他跑出去之前眼疾手快的拦腰截住了他,好生好气的搂在怀里哄着,一口一声“好一霖”。

那女人在许一霖刚刚冲出来的时候也愣了半响,这时也回了神,刚刚还粉霞艳丽的一张秀颜早就惨白不已,她尴尬地看着那两个“不知羞耻”的人在那边唧唧我我。

“这位先生,”她语气含怒,“您现在还没有脱离嫌疑。”

荣石一脸好事被扰的神情,不耐的说:“这位小姐您打扰到我享受宵夜也就罢了,还把我的小心肝吵醒,不过就是为了那么一个劳什子的可疑分子。”他手在许一霖腰间揉了揉,一副流氓的样子。“那么我清清楚楚地告诉这位小姐,这里没有什么可疑分子,这房间里只有一对璧人。”

女人的脸更难看了些。

“小姐知道一句中国俗语叫‘春宵一刻值千金’吗?”荣石低头在怀里人颈间嗅了嗅。

女人羞愤地瞪了他一眼,无言带着一群人走了,门被重重地甩上。

 

床头灯散发的光昏暗而温软,光影如墨般渲染开来。

酒店里的壁炉烧的卧室舒适温暖,许一霖仰面躺在床的右侧看着天花板上的装饰,昏昏暗暗的看不太清,脑子也有些许晕乎迷迷瞪瞪地半合着眼。他转头看了看靠在床头看书的荣石,打了个哈欠。见他还没有睡觉的意思,“荣大哥,你还不睡?”

荣石转头看着许一霖,眼神闪烁,眼波在台灯和壁炉的光下闪烁。“一霖,其实我并不想把你也拉进来,多一个人其实也是多一分危险。尤其在如今的形势下,不利因素皆指向我方,生理或需要靠更多人的牺牲唤取。”

“大哥,你信我吗?”许一霖坐起身,轻轻握住荣石还拿着书的右手。“也许曾经在桃花坞时我只是许家的许一霖罢了,但在我决定和你一起走后,我就只是许一霖了。”他抽走荣石手中的书,夹好书签放在床头柜上,“现在的我不惧牺牲,这是你教我的,”

荣石愣了愣,笑了。“一霖,不惧牺牲的信念任何人都教不了,这是你自己悟到的,是你自己融入到这个家国,这个时代体会出的。我仅仅只是将你从曾经的牢笼里带出来罢了。”


 
评论(1)
热度(28)
© 时重|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