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重
写文的小透明,我不找麻烦麻烦也别来找我。
 

对不起!今天要准备回家的东西,可能更新不了了(哭......)每次更只有一千来字,我真的愧对组织

明天更新?应该吧2333

《【楼诚衍生/荣霖】青衫湿(南京夜幕)》

(三)登台      

       天将明不明昏昏沉沉正是人们梦酣时,不远处举目可及的长江上也是死气沉沉的黑暗。

       荣石穿戴整齐站在窗前盯着江面,等着星火燎江。窗开着一个缝隙,潮湿阴冷的风不断地向屋里钻,掠夺屋里的暖气,尽是怨气冲天的亡魂在黎明时讨要说法。“太阳会升起来的。”他用身躯挡住那寒风,回头看了看那个还睡得酣甜的人。...


明天恢复更新啦啦啦

《【楼诚衍生/荣霖】青衫湿(南京夜幕)》

(二)真正的心意

许一霖没有像从前那样畏畏缩缩,大方地推开房门走了出来。“荣大哥怎么还不睡?”他看向靠在沙发背上的女人,“这位是......?”

荣石突然反应过来,慌忙后退几步离那女人远了几步,他面上带着被捉了奸似的尴尬。“一霖你听我说......”他回头看了看那女人瞬间白了的脸,“他们突然闯进来,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荣石边说边向许一霖身边挪,小心翼翼地。

许一霖脸色变了变,手紧紧的攥起来指节泛白。“我,”他使劲抿了抿嘴,“就知道,你,你就是心血来潮。你还是喜欢那种,那种合乎正常男人心意的。我不过就是一个随意玩弄的对象罢了。”许一霖说着就要向门外冲,一群愣在原地的日本人只端着枪,完全...

《【楼诚衍生/荣霖】青衫湿(南京夜幕)》

(一)不速之客

       南京,黑暗的中心,最黑暗的时刻。紧张的时局使这个城市像一个巨大的漩涡,把一切的快乐和希望都吞噬,让人们陷入泥沼。

       许一霖裹着被子睡得很熟,荣石轻手轻脚地走出卧室带上门,坐在沙发上看书。

       敲门声响起,三声重,一声轻,一声重。

       “先生,您的宵夜...

其实,《青衫湿》只更了全文的一小部分,但是高三真是没时间所以会断更到明年六月。(虽然热度这么低,但我还是给关注了我的朋友们说明一下,至少我还活着。)

《【楼诚衍生/荣霖】青衫湿(苏州烟雨)》

(三)茶,雨
夏夜静悄悄的,偶有不知哪家狗“汪汪”吠两声,传出回声。许一霖烧水冲茶,翠绿的叶子在滚烫的开水中沉浮,舒展。
“荣大哥,我这也没有什么好茶来招待您。”
荣石看着许一霖葱白的手指捏着白瓷茶盏,桌上的烛火照得那人的手像是透明的,竟比那白瓷还要赏心悦目。
“许公子,家妹用了你家的胭脂,赞不绝口。荣石这次来是想从公子这里再订一批货,买到上海去。”荣石戴着红宝石戒指的手指摩挲着茶盏杯沿,却没有喝上一口。
“可以的,只不过我需要清点一下存货,怕是不够荣大哥要的数。”
许一霖抿了一口茶,苦涩从舌尖漫开,他硬着头皮咽了下去。荣大哥可千万别喝。
“荣大哥,我最近在琢磨几个新的胭脂方子,您要是不急着走……”
荣石勾起...

《【楼诚衍生/荣霖】青衫湿(苏州烟雨)》

(二)脆桃
许一霖窗前的桃树结了果,粉嫩嫩的,又不太大,生的可爱极了。许一霖总摘给门口玩耍的孩子吃。
“许公子家的桃子脆甜脆甜的。”
“一霖哥哥家的桃子长得可水灵了!”
许一霖只是笑,圆圆的鹿眼水光潋滟。那个最颗的脆桃不知为谁还留在枝上。
那夜,等到院外的脚步声渐远,荣石才把许一霖放开。漆黑的墙角边荣石盯着许一霖闪着星的大眼睛,直到许一霖点头才翻墙离开。
许一霖拍了拍自己发烫的脸,心想辛亏墙角比较黑,太丢人了。他会不会听到自己如鼓的心跳呀,许一霖捏着衣角,慢腾腾的往屋里走。荣石他为什么不从门走?
一个多月,那个名字,那个人在许一霖的心中发了芽。小小的,嫩嫩的,却充满生机。

又是月圆之夜,许一霖点着蜡烛坐在...

《【楼诚】虎口(小段子)》

阿诚的手很漂亮,指节修长,指甲也修剪得整整齐齐。办公室里的女秘书们总是偷偷的瞟明秘书的手。拿着文件的,握着钢笔的,端着杯子的……
明楼不以为意,他的阿诚手漂亮,但最好看的可不是竹节般的玉指,柔韧的虎口才像他的人一般张弛有度。
明楼自以为是最了解明诚的存在。腰线最优雅的弯折角度,肩臂肌肉有力的绷紧,喉结滚动的吞咽,嘴角满含温柔的轻喘,他都了解,用眼睛,用指腹,用舌尖。
但是在明诚方面如此自负的眀长官也有过暗淡期。
巴黎的那段时间,明楼认认真真的思考了自己对阿诚的感情,千丝万缕的感情被汇集,梳理,从灵魂深处剖析出来。他清楚的看着一滴滴滚珠汇集成汪洋大海,然后心甘情愿的坠落下去。他不惊讶自己竟然对弟弟产生如...

© 时重/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