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一个人都不会走

走便走吧,那就带着曾经那些感动过你的,温暖过过你的回忆离开。令人不堪的话也请说给已然心凉了的人们。
人的思想是独立的,当外界因素无法影响到我们时,那些虚无的意识层面也无法动摇我们的坚持。

带着厌恶与失望走的,就别回头,何必又来找罪受。本就敌视的,就别再来,不喜欢的东西没有人逼着你来搜。

当这里只剩下少数人的时候,我也不会走,因为这里一直给我带来温暖,让我学会了守候。

伪装者两周年快乐呀!!!!说起来就是两年前就入了坑呢,真的很开心能和大家一起喜欢他们。给伪装者表白,给楼诚表白,给所有喜欢他们的朋友表白!!!

【楼诚衍生/荣霖】青衫湿(南京夜幕)

 (四)对垒


       许一霖拎着一堆吃食跟在荣石身后,虽说街上人多,但有他在前面护着也没有被挤着。

     “来包红球。”荣石腾出一只手来翻找零钱,不经意间带出几张整钞,买烟的急忙帮他捡了起来。“谢谢。”

       买烟的青年恭恭敬敬地哈腰,“您不用客气,不用客气。”

       许一霖不经意的看着荣石...

对不起!今天要准备回家的东西,可能更新不了了(哭......)每次更只有一千来字,我真的愧对组织

明天更新?应该吧2333

【楼诚衍生/荣霖】青衫湿(南京夜幕)

(三)登台      

       天将明不明昏昏沉沉正是人们梦酣时,不远处举目可及的长江上也是死气沉沉的黑暗。

       荣石穿戴整齐站在窗前盯着江面,等着星火燎江。窗开着一个缝隙,潮湿阴冷的风不断地向屋里钻,掠夺屋里的暖气,尽是怨气冲天的亡魂在黎明时讨要说法。“太阳会升起来的。”他用身躯挡住那寒风,回头看了看那个还睡得酣甜的人。...


明天恢复更新啦啦啦

【楼诚衍生/荣霖】青衫湿(南京夜幕)

(二)真正的心意

许一霖没有像从前那样畏畏缩缩,大方地推开房门走了出来。“荣大哥怎么还不睡?”他看向靠在沙发背上的女人,“这位是......?”

荣石突然反应过来,慌忙后退几步离那女人远了几步,他面上带着被捉了奸似的尴尬。“一霖你听我说......”他回头看了看那女人瞬间白了的脸,“他们突然闯进来,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荣石边说边向许一霖身边挪,小心翼翼地。

许一霖脸色变了变,手紧紧的攥起来指节泛白。“我,”他使劲抿了抿嘴,“就知道,你,你就是心血来潮。你还是喜欢那种,那种合乎正常男人心意的。我不过就是一个随意玩弄的对象罢了。”许一霖说着就要向门外冲,一群愣在原地的日本人只端着枪,完全...

【楼诚衍生/荣霖】青衫湿(南京夜幕)

(一)不速之客

       南京,黑暗的中心,最黑暗的时刻。紧张的时局使这个城市像一个巨大的漩涡,把一切的快乐和希望都吞噬,让人们陷入泥沼。

       许一霖裹着被子睡得很熟,荣石轻手轻脚地走出卧室带上门,坐在沙发上看书。

       敲门声响起,三声重,一声轻,一声重。

       “先生,您的宵夜...

其实,《青衫湿》只更了全文的一小部分,但是高三真是没时间所以会断更到明年六月。(虽然热度这么低,但我还是给关注了我的朋友们说明一下,至少我还活着。)
© 时重|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