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衍生/荣霖】青衫湿(苏州烟雨)

(二)脆桃
许一霖窗前的桃树结了果,粉嫩嫩的,又不太大,生的可爱极了。许一霖总摘给门口玩耍的孩子吃。
“许公子家的桃子脆甜脆甜的。”
“一霖哥哥家的桃子长得可水灵了!”
许一霖只是笑,圆圆的鹿眼水光潋滟。那个最颗的脆桃不知为谁还留在枝上。
那夜,等到院外的脚步声渐远,荣石才把许一霖放开。漆黑的墙角边荣石盯着许一霖闪着星的大眼睛,直到许一霖点头才翻墙离开。
许一霖拍了拍自己发烫的脸,心想辛亏墙角比较黑,太丢人了。他会不会听到自己如鼓的心跳呀,许一霖捏着衣角,慢腾腾的往屋里走。荣石他为什么不从门走?
一个多月,那个名字,那个人在许一霖的心中发了芽。小小的,嫩嫩的,却充满生机。

又是月圆之夜,许一霖点着蜡烛坐在床边看书,夏风吹动他的裤管,抚着他的小腿肚。他又想起那天荣石扶着他的手掌,温暖浸过青衫,透过皮肤,捂热了许一霖清冷了许久的心。
他捧着书,思绪飘得老远,没有注意到荣石在门口已经站了许久。

许一霖看着书出神,而荣石看着许一霖出神。
苏州虽然遭日军侵占,但仍是一片祥和,源于这里人灵魂里的平静。许家公子分明就是这宁静中的一个文弱青年。可是那双眼睛,那双充满琳琳水光的双目,含着的是坚定和勇气。
那天过后,荣石有意去打听许一霖,知道他来自一个叫桃花镇的偏僻小镇,经营着个胭脂铺子。听码头的帮工说,这个许公子为了他以前的媳妇,又是学戏又是跳河,学戏为了讨媳妇开心,跳河却是为了成全媳妇的幸福。荣石听的稀里糊涂,也没再往深里打听。
荣石看着许一霖袖子下露出的半截白白的手腕,是怎样的原因让他如此决绝。
许一霖回过神后,发现门口站了个人吓得差点跳起来。等到看清是谁后,许一霖呼吸一滞。
荣石……他张了张嘴,但是没有出声。
烛火晃动着,不知道是烛烟熏红了他的脸,还是因为胸腔里的鼓擂的太快。
“咳,荣大哥。”许一霖被荣石看的浑身上下不自在。
这下换荣石被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脸皮一寸厚的荣大少爷不好意思起来,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我我我就是来,来给你道个谢。”荣石心里扇了自己两巴掌,好端端的怎么结巴了!
许一霖笑了,脸颊染上桃花的颜色。他起身从水缸里拎出一颗又大又红的脆桃,递给荣石。“荣大哥,尝尝这桃子吧,可甜了。”

评论(2)
热度(22)
© 时重|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