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衍生/荣霖】青衫湿(苏州烟雨)

                                                                              苏州烟雨
(一)荣石……
苏州的空气总是湿漉漉的,稍远处的小楼都似笼在薄薄的纱帐中。风是湿暖的,拂在脸上像棉絮一样,挠得人心痒。荣石站在船尾,看沿岸的楼阁一寸寸向远处游移。他想到荣树和荣意,想到跟随自己的兄弟们,想到徐家姐妹,感激、愧疚纠缠在一起,让他在南方温暖的空气中颤抖,如置冰窖。家园,民族,国家,遍地淌的是腥苦的鲜血,山河破碎的感觉太痛。有些人,把自己填进去,另一些人,把身边的人填进去……
“索杰……”荣石恍然想起索杰已经不在了,怎么会再有人一直站在身后,呼唤即来。不过也好,他可以陪陪荣树,小子冒失,跟着索杰也能改改。一向“冷面冷血”的荣石脸上带着笑,心却颤着痛。
船靠了岸,抵着圆润的卵石晃了晃,水纹一圈一圈的荡开。荣石一步跨上了岸,还没站定。迎面走来一个青色长衫的青年。
长衫颜色衬的那人的脸太过白皙,看上去身子骨不是很硬朗,个子却挺高。
“荣石荣大哥?”青衫在荣石的审视下退了一步。
荣石起先没吭声,看着那青衫红着脸支支吾吾说不清话才开口。“在下荣石,你是哪位?”
青衫颔着下巴抬眼看着荣石,本身稍微比他低了一点又缩着身子,看上去像个柔弱的姑娘。
“哎呀许公子这么早就到了!”船上的帮工大力拍了下青年的肩膀,瘦成杆的身子摇了摇,像是要被打散了去。荣石下意识的扶住了他。
“你先带着兄弟去装货吧。”得了话的帮工大哥噔噔跑开了,码头边一下吵闹起来。
荣石低头去看那青衫,正巧看见那人的耳朵到脖颈的一片正以可见的速度染上桃花般的艳色。他不动声色的皱了皱眉,把人放开。
青衫声不大的说了句:“谢谢荣大哥。”要不是看到他薄薄的嘴唇动了动,差点就当这人出了口气而已。其实人家说话声音也没那么小,码头太吵了。
后来两人坐在码头对面的茶馆里,也没说几句话。荣石望着水面出神,想着心事。青衫尴尬的坐在对面,手脚都不知道往哪放,埋头盯着茶盏里沉沉浮浮的茶叶,不时抬头看看对面的荣石。而荣石板着脸,眼角发红,棱角姣好的嘴唇紧紧地抿着,吓得他又低下头去。

正值十五,头顶上的月亮明晃晃,正圆圆。许一霖披着件小衫对窗坐着,窗外的桃树早就落了花,油亮的叶子都长得茂盛。
荣石……
这名字在许一霖心里念了一遍。他多羡慕荣石呀,人是个硬气的男人呢。
他走到窗边,伸手折了一节桃树枝,在掌心写下,荣石……
许一霖正红着脸瞅着手心愣神,院子里悉悉索索的一阵声响。
他以为是猫,叫了几声却没见猫来。附近人家养猫的多,许一霖也经常拿零嘴喂她们,机灵的小东西们总会跑到他这儿讨吃食。
许一霖有点怕,不知道是不是进了贼。但还是借着月光进了院子,晚风还是有点凉,长衫下摆被吹的贴在小腿上。
突然被人一把捂住了嘴,肩上的小衫滑落在地上。他用力挣扎着,奈何对方力气太大他挣不开,只能紧紧揪着那人的皮衣袖子。
“别动。外面有人。”
是荣石……

评论
热度(30)
© 时重|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