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虎口(小段子)

阿诚的手很漂亮,指节修长,指甲也修剪得整整齐齐。办公室里的女秘书们总是偷偷的瞟明秘书的手。拿着文件的,握着钢笔的,端着杯子的……
明楼不以为意,他的阿诚手漂亮,但最好看的可不是竹节般的玉指,柔韧的虎口才像他的人一般张弛有度。
明楼自以为是最了解明诚的存在。腰线最优雅的弯折角度,肩臂肌肉有力的绷紧,喉结滚动的吞咽,嘴角满含温柔的轻喘,他都了解,用眼睛,用指腹,用舌尖。
但是在明诚方面如此自负的眀长官也有过暗淡期。
巴黎的那段时间,明楼认认真真的思考了自己对阿诚的感情,千丝万缕的感情被汇集,梳理,从灵魂深处剖析出来。他清楚的看着一滴滴滚珠汇集成汪洋大海,然后心甘情愿的坠落下去。他不惊讶自己竟然对弟弟产生如此的感情,将阿诚的一双小手握在掌心的时候就知道了这孩子与别人不同。不同于与明镜和明台之间的深厚亲情,也异于和汪曼春一起时朦胧的男女之情;却仅仅想拉着他,让他站在身边,走完这一辈子,下一辈子……
可是阿诚又怎么想他。爱人?大哥?恩人?明楼无意识的搓了搓书页,微微泛黄的纸张上留下了淡淡的折痕。
微咸的露水划过麦色的皮肤,带着氤氲的雾气。滑落下来的乌丝贴在鬓边,粘在泛红的眼角旁,被浸泡在不知道是汗水还是泪水里。那双鹿眼半眯着,水光粼粼,泫然欲泣,里面清晰的映着明楼的影子。
“大哥……大,啊……哥……”颜色浅淡的薄唇吐出几声微弱的呼唤,像哭泣一般,又带着奔向极乐的愉悦。
精瘦的爱人如同春日盛开的梨花,带着淡香绽放在自己面前。玩弄着自己。用白皙的手掌抚弄,用平整的指甲刮搔。兴奋的水珠顺着茎身滑落,承接在虎口处。
那人喘息着把手伸到面前,迷茫的看着,仿佛大梦初醒。他伸出舌头试探着触碰了一下虎口处的液体,然后慢慢的舔舐起来,水声啧啧响,他却丝毫不顾及。一只手照顾着上面,另一只就探下去继续揉弄自己。
下面那只手的虎口处划过根部,擦过头部,轻轻滑动着。越来越快,越来越激烈……
“大哥,大哥……”那孩子的手在明楼肩上拍了拍。
“大哥大哥,今天早上还有课,再不起就迟了。”
睁开眼,阿诚干干净净的蹲在床边,眼底清明。

木制地板被腊打的光滑,皮鞋踩上面“咯哒咯哒”的响着。“眀长官,您的咖啡。”
明楼接过来,嗅着咖啡浓郁的香气里带着淡淡的梨花味,“阿诚,手给我。”
本着就算眀长官的命令再奇怪也要照做不误的精神将手给了明楼,疑惑的看着这个人在他的虎口处咬了一口。
明楼满意的眯了眯眼睛,摘下了眼镜。阿诚的手他最喜欢柔韧舒展的虎口,别人怎么会知道,那里才是明秘书手上最性感的地方呢?

评论
热度(15)
© 时重|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