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衍生/荣霖】青衫湿(南京夜幕)

 (四)对垒


       许一霖拎着一堆吃食跟在荣石身后,虽说街上人多,但有他在前面护着也没有被挤着。

     “来包红球。”荣石腾出一只手来翻找零钱,不经意间带出几张整钞,买烟的急忙帮他捡了起来。“谢谢。”

       买烟的青年恭恭敬敬地哈腰,“您不用客气,不用客气。”

       许一霖不经意的看着荣石将没抽完的烟盒扔给了墙角的乞丐。他转过眼,只当没看见。掂了掂手里的物件,只多不少,只怕这几天都吃不完。“大哥,咱们买的太多了,到时候浪费了可不好。”

       荣石只看着他笑,没有说话。许一霖被看的不太好意思,心里奇怪荣石为什么这样反应。只见那男人笑着戳了戳他脐上三指,眼里笑意更浓。许一霖想起在苏州第一次去荣石家,吃了整整一大纸包桂花糕还有吃了好多东西的自己,脸腾地红了,两只眼睛都不知道放哪合适。

     “你既然爱吃甜品,不怕吃不完,我还只怕买的不够呢。”荣石虚扶着许一霖的腰,带着他往前走。

 

       两条街外,一队日本人横冲直撞,人群一时间骚乱起来,不知从哪个角落传来枪响,场面混乱。赶来的另一队人冲向一家铺子,不时就将店老板和店里面的所有人都押了出来。

     “长官,长官您这是干嘛啊?我们,我们什么都没干啊......”

     “闭嘴!”

     “犬川队长,这是从店老板身上搜出来的东西,请您过目。”

       皮衣女子接过信封,用打火机燎了燎信纸,只见信纸上显出一个地址,“派人去搜。”她低头摩挲着手枪枪身,那地方恐怕早就人去楼空,看来店老板这条线已经断了。

       上车后,犬山掏出随身的怀表,表身上刻着一朵秀美的樱花,仿佛又回到那个少女的春季。兄长在樱花树下轻轻抱了抱她,吻了吻她的额头,“樱,我要去远方了,那是个美丽的地方。”她只知道兄长去了大海的彼岸,然后再无音讯。

       当她终于踏上这片土地,看到的只有浑浊不堪的空气,哪里美丽。兄长一定是在这片凶恶的土地上遭遇了不测。

       望着窗外出神时,突然看到前几天晚上酒店里的那个登徒子......

    

     “事到如今,他们还垂死挣扎,但我们反而不能掉以轻心。”荣石边说边在房间里四处走动观察,确认没有问题才放心坐下。

       柳严端着茶,浅尝一口便皱眉放下,“家里让我来接手生意,是处于大局考虑,我们有责任替长辈分忧。”

     “作为小辈当然全听家里安排。”荣石虽有些不满,但也知道一切服从指挥,可他心里有些疑惑。战事胶着,敌人在太平洋上被步步逼退,胜利已经在望,现在组织突然派人接手他的任务虽无可厚非,但也太过突然。

       柳严不动声色地观察着荣石,两人都是训练有素的地下d,便也看不出怪异。“荣石同志,”他压低声音严肃道,“你是我d的优秀同志,一切服从组织安排,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我想你应该明白。现在我方已进入战略反攻阶段,物资分配当然与之前有所不同,组织派我交接任务希望你能理解。”

       荣石立刻道,“是,一切服从组织安排!”

       两人走出包厢,一副熟络的样子说说笑笑。人总会轻易被表面的东西迷惑,对别人刻意表现给你的一切不疑有他。

     “我以私人的角度问你,你和一霖是什么关系。”

     “无可奉告。”

     “我警告你......”

     “你警告没用,你是他什么人,管好你自己。”

     “你!”

       荣石转过身,客气的对柳严笑道,“您回去路上小心,有什么事情就来酒店找我,咱们回见。”说罢便上了车。

       柳严心里气不过但也没办法,转身叫了辆车也回了住所。街上依然熙熙攘攘,日头当空,忙碌的商贩用角巾擦着额上的汗,靠在街角的车夫撩着褂子扇风,没有人注意到有些在街上徘徊的“人”。


评论(1)
热度(17)
© 时重|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