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衍生/荣霖】青衫湿(南京夜幕)

(一)不速之客

       南京,黑暗的中心,最黑暗的时刻。紧张的时局使这个城市像一个巨大的漩涡,把一切的快乐和希望都吞噬,让人们陷入泥沼。

       许一霖裹着被子睡得很熟,荣石轻手轻脚地走出卧室带上门,坐在沙发上看书。

       敲门声响起,三声重,一声轻,一声重。

       “先生,您的宵夜。”侍者推着餐车走进门,红酒、食盘、餐具依次摆上桌,没有停留又走了出去,脚下生风般。

       牛排,沙拉样样看上去都是美味珍馐,令人肝口大动。荣石开了红酒,木塞放进了口袋。暗红色的液体从瓶子里倾倒出来,与整体撕裂开,摔进透明的杯子里。荣石晃动着杯子,隔着红色液体看着正对着的门。

       门重重地撞上墙壁,房间震颤了一下,伴随着“咚”的一声一群日本兵端着枪冲了进来。

       荣石一脸怒气的站起来,酒杯还端在手上。“你们干什么!”

       “你是什么人!”几个枪口对着荣石的眉心,日本人蹩脚的中文剐过耳膜,荣石耳朵疼。

       “你们深更半夜闯进我房里来,我没问你们是谁,你反倒来问我?可笑。”

       “打扰先生休息是我们的不对,我向您道歉。我们看到有可疑分子进入您的房间,这样做是为了保障您的安全。”女人拨开一众人向荣石走过来,皮靴敲在地板上发出沉闷的声响。这女人一看就是日本人,中文倒说的挺溜。

       荣石仰头干了那杯酒,酒杯被重重压在桌上。荣石双手撑在桌面,仰头看那日本女人。“有人啊,还不止一个,”冷笑一声,“十几个人拿枪指着我呢。”

       女人盯着荣石,没有开口。

       “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带着带枪的士兵闯进我的房间,是为了保障我的安全?”荣石直起身笑了,轻轻转着食指上的红宝石戒指。“我以前也碰上过这等事,尽是些对我有所居心的猛浪女人,小姐,也不过如此吧。”

       “先生这么晚的时间还不休息莫不是在等女人来投怀送抱吧。”女人嗤笑一声,目光扫过整个房间。

       “我睡不睡觉跟小姐您有什么关系,您来给在下暖床吗?”

       女人握紧拳头,涂了脂粉也遮不住脸涨红一片。“先生注意您的言辞!”她扭头走到沙发后面,观察房间里面每一处,用眼神示意手下打开每个房间搜查。自己则走向紧闭的一扇门。

       手还没抓住把手,就被人拦住,她下意识的后退一步。

       荣石一步一步迎着她走过来,她也一步一步的后退,直到撞上沙发扶手差点摔到沙发上。心如擂鼓,头皮发麻,这个男人他……

       荣石一手压在沙发背上,“小姐你还想进我房间不成,随便进到男人的房子很危险呀。”

       向后仰着的姿势很不舒服,她的脖子和脸都快憋成猪肝一般的颜色,羞愤和小鹿乱撞的少女心让她紧紧咬住下唇,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荣大哥?”许一霖手还搭在门把手上,显然是刚刚才醒来。

 


 
评论(6)
热度(32)
© 时重|Powered by LOFTER